【新春走基层】深山里的加油站,夫妻俩守了19年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1-21 浏览次数:

  
 

   中石化杭州建德檀村加油站,位于建德、龙游和兰溪交界处,从加油站往西一二百米就是龙游境内,往东2公里则进入兰溪,隔着351国道则是连绵的群山,一眼望不到头。

  
 

   加油站门口就是351国道,这条路今年要完成拓宽改造,从现在的双向两车道变为四车道。 加油站背后,是坐落在山脚下的陈店村,中间隔着一条小溪和两三百米宽的荷叶塘。 在这个山坳里的加油站,诸葛军和宣飞亚夫妻俩,一守就是19年。 从2002年承包加油站至今,每年春节,一家人都是在加油站里度过的。 十年前,他们在建德城里买了新房,但至今诸葛军在新房里住的时间总共不到一个月。

  
 

   放弃县城生活坚守深山夫妻俩十几年全天候加油1970年生的诸葛军,是中国石化建德支公司的“油二代”。 父亲早年退休于建德油库,诸葛军则做过油库计量员、润滑油销售员。

  
 

   2002年,建德支公司试点小站改革,檀村加油站因地处深山,没人接手,家里女儿刚出生的他毅然选择了承包。

  
 

   “刚来到站里的时候,周围的草都长到齐腰深,地面坑坑洼洼。 国道上来往的大货车很多,经常是漫天灰尘。 ”诸葛军回忆说。 那时候,加油站附近有许多矿山,都是给水泥厂供货的。

  
 

   虽然眼前的境况有点“凄惨”,但诸葛军还是安下心来:货车多,意味着生意会好些。 妻子宣飞亚当时在企业里做出纳,为了照顾丈夫起居,她放弃了朝九晚五的生活,和丈夫一起经营这个深山里的加油站。 因为承包的压力,诸葛军成了“拼命三郎”——别的小加油站都是朝七晚七的作息时间,他则是24小时全天候服务。

  
 

   有一年冬天,凌晨两点左右,气温早已降到零下,加油站来了一个车队,七八辆大货车。

  
 

   加油前,司机请诸葛军帮他们打盆水洗洗手。 一开水龙头,没水,自来水管被冻住,诸葛军就端着盆打来山泉水。 整个车队加油花了两个小时,加完油,诸葛军发现,洗过手的水盆已经结冰了。

  
 

   “虽然辛苦,但心里还是挺开心的,七八辆车一共加了1万多元柴油,做了笔大买卖。 ”为了提升销量,诸葛军动足了脑筋。 经常是妻子宣飞亚守站,他则骑着摩托车到周边拉客户。

  
 

   路上碰到有谁车子抛锚,他都会热心相助,有的就慢慢成了他的客户,后来成了朋友。

  
 

   记者采访时,刚好碰到附近一家装卸服务部老板黄德忠来找诸葛军聊家常。 原来,他就是诸葛军路边“拉”来的客户。

  
 

   有一次,黄德忠的车在路边抛锚,诸葛军看见了,就用摩托车带着黄德忠去买汽车配件。 后来,两人成了朋友。 黄德忠的服务部有六辆铲车,要用油,都会找诸葛军。

  
 

   农忙时节,拖拉机忙着耕地,需要加油的时候,诸葛军就会送到田头;矿山里开矿要用油,他也会送到矿山。

  
 

   由于生活和饮食没有规律,2006年,诸葛军就被查出糖尿病。

  
 

   之后,加油站作息时间调整到正常的朝七晚七。 但没过多久,一些客户反映,晚上七点加油站关门时间早了点,诸葛军又把时间推迟到晚上8点。 加油站里过了19个春节买了十年的新房,住了不到一个月加油站既是夫妻俩的工作场所,也是他们的“家”。 记者看到,12平方米的办公室,除了记台账用的电脑、办公桌,还有一张高低铺,墙两边则做了衣柜。 高低铺只有米宽,上铺留给偶尔来探望的女儿,夫妻俩就睡下铺。 宣飞亚说,房间里原来有两张床,房间更挤。

  
 

   后来,建德支公司看到这里条件实在太艰苦,就对办公室兼卧室进行了改造,装了衣柜。

  
 

   诸葛军花1200元买了张高低铺。

  
 

   一家人用了17年的厨房,只有1米宽,长不足2米。

  
 

   看到这个情况,2018年,建德支公司把加油站废弃的发电房改造成了厨房。

  
 

   “现在的厨房很气派。 ”诸葛军显得很满足。 加油站旁边有一块荒地,夫妻俩将这里开发成了一块菜地。 记者看到,菜地里种了青菜、萝卜、莴苣笋、蒿菜、生菜等,有七八种之多。

  
 

   “这里买菜很不方便,要去4公里外的兰溪诸葛镇。

  
 

   有了这块菜地,蔬菜可以自足了,还吃不完,有时就送些给来加油的货车司机。

  
 

   ”夫妻俩每天6点不到起床,吃好早饭、搞好卫生后,加油站就开门了。 中午一般比较忙,午饭就很简单。 采访当天中午,他们把前一天剩下的火锅汤加点油豆腐、青菜就打发了。 晚饭时,菜会稍微丰富些。 当天晚上,夫妻俩炒了一盘青菜,再把之前烧的一盆霉干菜肉热一下。 自承包加油站以来,每年的春节,一家三口都是在站里度过。 “春节生意最忙,有时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。 ”诸葛军说。

  
 

   这几年,加油站平时一天的销量也就1吨多,但春节期间,每天的销量可以达到3吨甚至4吨多。 十年前,诸葛军在建德县城买了新房,但十年来,他在新房里住的时间不超过一个月。 对女儿亏欠太多承诺的旅游从来没有兑现过常年以站为家,诸葛军说对家人亏欠太多。 “亲友结婚或者乔迁新居,我都没法到场。

  
 

   ”诸葛军有一个姐姐、一个弟弟,有一次过年,全家老小12个人都赶到加油站,才算拍了张全家福。

  
 

   最亏欠的还是女儿。

  
 

   “除了小学一年级开学我送她去过一次学校,之后家长会等活动我一次都没参加过,班主任因为不了解情况,还以为她是个单亲家庭。 ”说着说着,诸葛军的眼眶有点湿润。 女儿读小学时,妻子宣飞亚做好早饭6点就出门,坐班车7点15分左右到加油站,女儿吃好早饭后就自己去上学。 下午5点多宣飞亚回到家里,女儿已经在家里待了一两个小时。

  
 

   中学时女儿住校,但无论周末还是寒暑假,女儿都会到加油站和爸妈团聚,这里才是他们真正的“家”。 如今,女儿已经在杭州上了大学,但只要有三天或以上的假期,她都会来加油站。

  
 

   “别的同学都喜欢点外卖,但我觉得,妈妈做的菜才是最好吃的。 ”女儿说。

  
 

   小时候,女儿会问诸葛军:“为什么别人放假都可以去旅游,我们一家却要待在这里?”“油站现在走不开,有机会我们就带你出去看看。 ”每次,夫妻俩都会这样回答。 “她(女儿)想去海边,哪怕是省内的宁波、舟山、温州海边。 ”诸葛军说。 就这样,这个承诺说了一遍又一遍,却始终没能兑现。

  
 

   说起这些,宣飞亚已是泪眼婆娑。

  
 

   去年高考结束,女儿终于圆了一回梦,去了一趟海南。 不过,不是和爸妈,而是和高中同学。

  
 

   陪女儿旅游的遗憾,似乎还要持续下去。

  
 

   (陈妍王燕平)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